350彩票

350彩票

江苏溧水原人大副主任受贿被判10年 庭上放声痛哭

2019-07-27 19:40


  6月18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依法判处溧水县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兼县总工会主席易善玲有期徒刑10年,没收财产人民币35万元;以受贿罪依法判处其丈夫张世龙有期徒刑4年。2人共同犯罪所得人民币192.7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A、夫妻两人共同受贿

  这一案件由南京市纪委协调市检察院联合查处。2009年8月初,市检察院反贪局接到省检察院指挥办关于溧水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县总工会主席易善玲,在曾任溧水县永阳镇镇长、镇党委书记和副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贿赂的线索。在溧水县纪委协调下,市反贪局对行贿人进行了审查,初步掌握了其向易善玲行贿数十万元的问题。因易善玲系市管干部,检察机关向市委汇报后,市委领导高度重视,明确指示由市纪委牵头协调,认真组织,严肃查处。

  根据市委领导指示,市纪委迅速会同市检察院反贪局组成联合调查组,在市纪委办案工作点对易善玲的问题展开了调查。

  与调查小组事先分析的一样,易善玲已做了充分思想准备。谈话期间,不仅不交代自身的经济问题,而且态度恶劣。其涉嫌共同受贿的丈夫张世龙外逃躲避调查,家人也到处活动,甚至采取通过给易善玲送衣服,故意将衣服袖口、领口用针缝上、绣英文字母“V”等方式,暗示易善玲封口,对抗调查。

  还是那句古话,若欲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任何伎俩也无法掩盖犯罪的事实。纪检、检察机关办案人员通过深入细致的内查外调,很快查清了张世龙、易善玲夫妇共同收受贿赂的犯罪事实。

  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里,易善玲被检方指控受贿百余万元人民币,丈夫张世龙作为共犯一同受审。法庭上,易善玲用纸巾擦了擦眼睛,转头看看身边泣不成声的张世龙,低头将手里的另一块纸巾递给他。张世龙接过,用纸巾紧紧地捂住脸。

  庭审中,易善玲夫妇对检方指控的数额供认不讳。在庭审最后阶段谈及对罪行的认识时,夫妻二人不约而同地放声痛哭。

  B、从广播员干到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易善玲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她用30多年的时间,从最基层工作一步步走上仕途的顶峰后,居然会在大牢铁窗里度过余生。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易善玲高中毕业后,在老家得到了第一份工作:溧水县东屏公社广播员。并无特殊背景的她,凭借着工作中优异的表现,很快赢得了器重。两年后,她担任东屏公社团委书记,从此走上了仕途。

  之后20多年里,她从妇联主任、副乡长、副镇长、县计生委主任一步步干过来,直到2000年坐上了溧水县永阳镇党委书记的位子。2003年初,易善玲担任溧水县副县长,分管城建。2007年底,易善玲卸下副县长职务,担任溧水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易善玲步入仕途时,丈夫张世龙刚刚从部队转业。分配到地方上后,他来到溧水县税务局工作,并最终成为溧水县国税局人事教育科副主任科员。

  在溧水县政坛,易善玲夫妇是令人艳羡的一对。“夫妻感情很好,女儿有出息。”在外人看来,这对夫妻的事业、家庭均完美无缺。

  然而,婚姻生活已经走过30个年头之后,他们却肩并肩地坐上了被告席,一同以泪洗面,接受法律的庄严审判。

  C、企业改制结果内定

  从爱岗敬业的人民公仆,蜕化成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在易善玲人生的堕落轨迹中,溧水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董事长吴某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法院认定,易善玲受贿的192.7万元中,吴某就“贡献”了161.2万元。

  在掌控A公司之前,吴某并不知名,正是2001年下半年A公司的改制,让他有了施展拳脚的机会,他进而利用这个平台,逐步发展成为当地人眼中的“大老板”,也同易善玲打得火热。

  A公司原先是永阳镇的集体企业。2001年下半年,政府部门推动A公司改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当时A公司名义上的“一把手”是时任公司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的王某,得知公司要改制后,他马上表示出兴趣。不过,王某很快就发现,吴某早已得到了领导的认可,被内定为A公司改制后的负责人了。

  王某并不服气,经过别人“提醒”,他去找时任永阳镇党委书记的易善玲,给她送去了5万元现金。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不久,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还是被更改到吴某的名下,王某不得不认输。后来,他自己组建了新的开发公司,靠着易善玲的帮忙,也做了不少项目。

  D、女儿买房老板出手百万

  这次蹊跷的改制,让吴某与易善玲之间的关系突飞猛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A公司遇到困难时,吴某都会想到找易善玲帮忙,易善玲也会不动声色地帮他解决。2001年下半年,A公司买到了一块地用来开发项目,可是公司缺少土地出让金,易善玲想方设法从镇里借了90万元,让A公司顺利开工。同样是那一年,时任永阳镇党委书记的易善玲,接受吴某的请托,出面与溧水县政府协调,形成了一个会议纪要,让A公司得到了88亩土地开发权。后来的几年中,但凡遇到诸如土地过户手续、拆迁补偿纠纷等麻烦,吴某都会找易善玲帮忙。

  吴某可不是傻瓜。他深知,这样的关系是需要“维护”的。从2001年到2004年,他每年春节都会给易善玲拜年,同时送上1万元红包。易善玲的女儿出国留学前,吴“资助”了10万元学费。2005年,易善玲的女儿从国外留学归来后,每年的春节两家人都在一起聚餐,他每次都给她女儿2万元“压岁钱”。

  易善玲的女儿回国后,在上海定居发展。2006年上半年的一天,吴某在易善玲的办公室里闲聊。易善玲抱怨说:“现在上海的房价太贵了,为了给女儿买房,女儿女婿都要找亲戚凑钱。”“房价是贵啊,回头我给你弄点钱。”吴某心知肚明,赶紧回应说。“哦,好的,那我就跟你借点。”易善玲随口说。

  第二天上午,吴某从银行账户取了100万元放在车上,接着就打电话给易善玲的丈夫张世龙:“你女儿买房子困难,我给你弄点钱,你有空来取。”张世龙随即开车过来,大大方方地拿走了钱,只留下一句“谢谢”。

  对于吴某这个大老板,张世龙在缺钱花时也不“客气”。2007年下半年,他以女儿的名义投资了一家粉末厂,但付款时资金有困难,于是直接让吴某“解决40万元”。吴很快就取出40万元送给了他。

最新动态

相关资讯

350彩票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